钟传祎:一堂写作课的三练三改

发布单位:李莹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20 12:49:46    您是第0位浏览者



一堂写作课的三练三改

深圳市福田区景秀小学  钟传祎

(首届中小学写作教学卓越名师)


很享受何捷的作文课,大气、智慧、高潮迭起,处处显示出一个写作者对文字的迷恋,一个教改者对作文教学改革的思考与修炼。


何捷上课的内容是四年级人教版单元作文训练:写自己喜爱的动物。一开场,何捷就融入课堂,牢牢地掌握课堂的节奏,深深地吸引着孩子,以至于总觉得何捷应该去说段子,去主持节目,绝对是一个有潜力的喜剧演员,他的天赋为自己的作文课堂增添无穷的魅力,这种魅力是其他老师学不来的,这种魅力所带给孩子写作的享受,也是其他老师无法做到的。我们在笑声中领悟到习作技巧,教学的智慧悄无声息地流淌着,学生不知不觉地跟着老师达成习作训练的目标,我真是忘记是在听作文指导课,相信孩子也有这样的感觉。

反正一开场,孩子笑了,听课的老师笑了,何老师说了什么?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,只是问孩子带纸了吗?孩子说没有。何老师说:上纸。两个字,很有节奏,很有磁性地蹦出,是抖包袱吗?好像没有,但也就这么两个平常自然的字,从何老师的嘴里蹦出来,就觉得有特别的含义,有别样的滋味,你可以笑,似乎也应该笑,所以会场上就有了笑声。课堂也就正式进入何捷节奏。真的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他就是有这样的魅力,在课堂上有一份天然的自信和柔软,举手投足间,都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引力。

黑板上写着:写喜欢的,学生读,一遍两遍,读中体会喜欢,突出重点,然后出示,写喜欢的动物,让学生串起来两句话如何连起来,明确两句话体现的逻辑关系,由此进入习作的指导,通过练习写喜欢的小动物来学会写喜欢的东西,举一反三,融会贯通。如何体现文字中的喜欢,这样便提出了单元作文训练内容,学生默读习作要求,说一说自己的理解。孩子说出一个词,何老师便马上打断说不对,并提醒学生认真听同学的发言避免同样的错误,在这样快速的应对中,课堂上既紧张又时时爆发笑声,那是一种从容的紧张,一种心理坦然的快速跟进,何老师借助这样一种接力赛般的问答提炼出习作重点:写喜爱的动物,要让动物像人一样,具有人的动作、神态,像人一样思考、生活。


在指导学生选择喜爱的动物时,何老师要求是要熟悉,喜欢而不熟悉的,最好不写,喜欢而没有接触的,也搁置一边。当孩子说出喜欢的动物,班级分成“兔子”“猫”“狗”的不同写作群体,何老师把准备写“松鼠”的同学留在了讲台上,问他什么时候看到过松鼠,问他什么时候接触过松鼠,当孩子并没有真正了解松鼠时,何老师把建议换一种动物写,孩子最后接受了何老师的建议。

是否一定是身边的动物?是否一定要写身边的动物?学生在书本上了解的动物不行吗,是否可以玩具化、卡通化的动物,或者电影中的动物?当然,孩子对动物的认识、了解离不开课堂的学习和课外的拓展,如果仅限于孩子基本的生活常识,其对队动物的观察和了解也是浅层次的,其对动物的喜欢也仅是流于直觉的,这种表达的背后,文字的魅力和内涵是停留在现象的,浅层次的。要深入写出孩子的喜欢,一定有进一步的探究和学习的过程,通过书本和资料的查询,可以帮助学生写出动物的特点,为学生写出心目中喜欢而具体的动物,留下很大的空间。科学教材中关于动物的探究,学习,对这次习作的表达提供了丰富的内容,从教材的学习,无疑为习作提供了训练的方式和训练内容,也帮助学生更好打通学科,真正体现写作作为综合素养的表现。

确定了写作的对象,接下何老师让学生围绕着动物的外形、脾气、进食、嬉戏、休息等,选择自己最熟悉的一方面,集中写透。学生在几分钟的集中练笔后,课堂第一次展示学生的片段。何老师通过鼓掌来点评,让所有同学做评委,告诉学生,你觉得体现喜欢的地方就连续鼓掌两次,当学生的评价并没有跟上老师的节奏,何老师通过肢体的语言、眼神的暗示和简短的停顿,让人学生学会如何评价,如何用掌声表达自己的观点。

显然,这样的课堂点评有目标,有方法,可操作,有实效。

在此基础上,何老师结合教材的内容,让学生向教材学习,向课文学习,进一步写好动物的特点,写出自己的喜欢,这就是1.用简单一句话,写出“特点”2.用句子说明特点;3.用上积累的词语。学生根据要求的,进一步写作并修改、扩充自己的习作片段。

这是课堂上的第二次练笔,然后是第二次评点。这次,技法的指导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。

然后,何老师又出示了课本中的文字,画出关键词,告诉学生,要写出喜欢,要把“我”写进去,写我和动物的交往故事,写我在日常生活中的观察或接触,写我的所思所想,在一起,才有真爱。用我们表达和动物在一起,才能写出我的观察和喜爱。课堂上第三次练笔,把自己写进去,然后是点评,这次,学生的鼓掌目的明确,也学会如何鼓掌,如何评点。

就这样一层一层地推进,把如何写出喜欢的技巧,一点一点地掰碎,揉软,迁移,变为学生的认真,变为学生的行动,变为学生的评价,小步快走,脚踏实地,稳步推进,很是巧妙。

还没完,何老师还提出一个高难度技巧:用“不喜欢”写出“喜欢”,正话反说,让学生在课外运用。

从何老师的指导来看,他深得写好喜欢的技巧,他把如何写好喜欢的东西,把一种抽象的感情,变成具体的文字表达,变成具体的写作技巧,从课文阅读中提炼出来,又变成具体的课堂练习。

我再次叹服,能够把一种写作技巧的教学,教得如此细致,巧妙,快乐,恐怕,没有人可以超越了。